当前位置:潜江新闻网 > 社会 >

南大教授论文“消失”:涉嫌抄袭学术不端-东方网

时间:2020-01-07 10:02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admin - 小 + 大

  梁莹,今年39岁,学社会学院教授,教育部“长江学者奖励计划”青年学者计划等多个人才支持计划的入选者。梁莹多年来著述颇丰,以她为第一或第二作者的中文文献就超过了120篇。但在过去几年里,梁莹主动将她的这些论文从中国知网、万方、维普等主要学术期刊数据库删除。这些论文,曾帮助梁莹申请学位、获得研究经费、入选各项人才计划。这些论文至少有15篇存在抄袭、一稿多投等学术不端问题。

  10月26日,学教授梁莹表示,因不想继续给学院及学校带来负面影响,受不了负面言论,提出辞职。梁莹说,早年确实有学术不规范行为,对于撤稿一事,自己也感到很后悔。学社会学院成伯清证实,梁莹确已向他提出辞职。

  10月26日晚,深陷学术不端旋涡的学社会学教授梁莹告诉澎湃新闻,因为无法忍受部分同事、学生及媒体的“恶毒攻击”,同时鉴于身体原因,自己已向学校提出辞职。

  《中国青年报》10月24日刊发报道称,学社会学教授梁莹被曝至少有15篇论文存在抄袭或一稿多投等学术不端问题。当天下午,学官方微博发布《关于梁某涉嫌学术不端等师德问题的说明》,称学校高度重视媒体报道,立即责成相关部门按照规定和程序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核实。

 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梁莹承认自己的一些论文存在学术不端问题。她表示,这些情况只在自己学术生涯最早期,即2005年以前出现。当时她刚读研究生,学术刚入门,不懂规范,所以存在这样的情况。

  关于一稿多投,梁莹解释说,当时期刊即使不接收论文也不会给回复,所以等一段时间还没有下文,她会将论文修改后另外投稿。

  梁莹说,强调学术规范是2005年开始的,“你这样查,全中国所有的人,很多教授、博导都有问题。”“如果你这样追究下去,所有中国的学者,那么多,人人都有问题了”。

  她说,没有人会追究早年的事情,不希望早年的错误影响自己的前途。自己从最开始什么都不懂到现在能在顶级英文刊物发表论文,“我这条路有多难你知道吗?”

  学社会学院的众多学生和一些与梁莹打过交道的学者,向媒体提供了更多有关梁莹教学和科研工作的疑点。其中,学社会学院社工系2014级全体18名学生曾联合向校方提交书面举报材料。此次,他们也向媒体提供了当初的举报材料。内容包括:

  根据学生举报,梁莹在上课时处理私人事务,并表现出对教学的不屑,对学生说,“我上一学期的课还不如去外面作一次讲座,一小时好几千(元)了”。她甚至说:“我现在也是身价3000万的人啊。”

  2014级学生王月(化名)记得,梁莹经常缺席上课,除了让自己名下指导的研究生代课,还曾让自己的父亲给本科生代课。为了避免自己授课敷衍的情况被学院发现,梁莹还会给学生打出高分,并“威胁”学生,谁在课程评估中给她打低分,她也给谁低分。

  2017年,梁莹曾到国内某重点大学做讲座。据在场听讲的学生陆晓回忆,梁莹曾在讲座上宣称,他们用很吓人的视频让老人回忆亲历的侵华日军惨案,当时老人跪在地上哭,这样研究所需要的脑成像图片就会看起来“非常漂亮”。

  另一所重点大学的学生朱红(化名)也告诉记者,梁莹在该校所作的讲座中也谈及了上述内容,还称“应该拿来做研究,给那些历史学家研究太浪费了”。

  梁莹曾开展过有关老年群体反应力和抗日战争幸存者的研究。有学生告诉记者,这些课题都曾被她布置给本科生,当作课程作业,而那门课是与此毫不相关的行政学课程。

  校方的调查和处理结果如何,现在还很难定论。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学术圈人物公开站出来,对梁莹的学术水平给出否定性评价。

 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谢宇(曾在密西根大学任职):梁莹也曾向他当时所在的密歇根大学发出过访问申请,但被拒绝。他当时找学生看了梁莹提交的学术论文,认为其文章“粗制滥造”“不精细”,质量没有他们希望的高,所以没有接受。

  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赵鼎新教授:“她不是我邀请到芝加哥大学的,也不是我的博士后。我与她就接触过一次,此后又通过几个email,感觉实在不好。”

 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助理教授张春泥:“社会学领域几年内发了60多篇,虽然是中文文章,但也是太令人惊奇的一件事,相当于一年要发十篇八篇。”虽然发文很多,但全都是粗制滥造,有的文章一个调查用了6种抽样方法。在随后的教学中,张春泥还拿梁莹部分粗制滥造的论文作“反面教材”,只是隐去了姓名和发表信息。

 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教授吴晓刚:梁莹曾向吴晓刚主持的一本刊物Chinese Sociological Review(CSR)投稿,但吴晓刚找人评审后,认为质量太差拒稿。“本来我当时这本刊物是刚接手的,是缺文章的,但它最基本的东西都没过,乱做一通。”

  10月24日,学官微发布公告,学校方已正式介入调查,责成有关部门依照程序和规定,一定会有一个结果。对学术不正之风,学不会护短。

  在曝出这起奇闻后,公众最关心的问题是:如果报道内容全部属实,梁莹可以说在科研方面劣迹斑斑,那又是如何进入这条“学术快车道”的?

  据报道,梁莹在申请学教职时,有人认为她才30岁,就发表30多篇论文,“不符合文科的严谨性”,说通俗点就是质疑梁莹的论文太“水”了。但学社会学院一众领导、教授却看不出其中猫腻,不但让她通过了最终的考核,还在接下来的近十年中将多项资源向她倾斜,让她畅通无阻地拿到了各种荣誉和头衔。

  将论文数量、被引用数量与评职称、发奖金等现实利益过度挂钩,却直接导致唯论文论英雄、论文崇拜和国际学术期刊迷信等怪现象。这也是梁莹拿到“通关密码”的诀窍,无视学术规范与职业道德,炮制尽量多的论文,去参与各类评比,走上“封神成圣”的金光大道。

  近年来,从院士涉嫌学术造假,到多篇学术论文被国外高水平期刊撤稿,高校、研究院所频频曝出在“唯论文”体制下浑水摸鱼的“窃钩者”,也难怪网民要调侃“滚滚长江(长江学者)都是水”了。

本文由潜江新闻网编辑

上一篇:2020洛阳首届新春年货会洛阳干果年货批发中心春都路53号

下一篇:无缘社会是什么意思什么梗? 人们普遍失去三种缘分了解一下

推荐阅读
隐私声明 | 加入我们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
 |   QQ:2386231298  |  地址:武汉市武昌区光谷国际 | 武汉104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 |  邮箱:2386231298@qq.com  |